公司新聞
科華十五周年慶祝活動 編輯:科華微電子  上傳時間: 2019-09-17

 

科華的十五周年慶祝活動結束后,公司HR找到我,想讓我寫些關于這次活動的文字。其實我有些猶豫,畢竟我來科華的年頭太少。這可是十五周年的慶典,這十五年中有太多的事情是我沒有經歷過的。胡亂寫一通恐怕被人笑話,猶豫了一會兒還是決定寫一些東西。只講自己知道的,算是這次慶祝活動結束后的一個隨筆,記錄我此時的心情,同時也表達我對科華的祝福以及期盼。

我們十五周年的慶祝活動去了古北水鎮。大家早就期待這次活動了,畢竟距離上一次的活動已經過去很久了。長期工作積累下的疲憊狀態,大家真的很需要一次徹底的放松了。有公司組織這個活動,我們省去了不少旅行中的瑣碎,免于勞心傷神真正的全身心來一場放松的游玩。感謝為這次活動籌備的同事們。

到了古北水鎮當天晚上我們舉辦了科華十五周年的慶祝晚會。晚會上陳總為這次的慶祝活動致辭,其間介紹了科華公司自創立起十五年的歷程。剛開始講話時陳總說今天是慶祝的活動所以不提不開心的事。可是講著講著還是提到了創業初期遇到的種種困難。當陳總談到這些創業時的故事時我們可以感覺到她有些激動。時間似乎并沒有讓那些過去的事情褪色,反而像是一個個路標,記錄著從前戰勝的挑戰。在會上陳總幾乎是以調侃的語氣講述曾經的“上山下鄉”,那時因為沒有場地在房山和大興之間奔波。因為只有一個小辦公室,所有重要證件都放在一個包里。當時科華的創業團隊自嘲為“皮包公司”。現在看來,當時的科華就已經充滿著樂觀堅強的精神。在通州建廠失敗,是陳總口中的一位年輕人讓陳總堅定了在中國建光刻膠廠的信心。現在聽著當年的事情,簡直像是傳奇故事一樣。在這個故事里有這一個心懷著理想,樂觀堅強的一支隊伍。他們相互支持相互鼓勵,是每個人的理想光芒匯聚在了一起,照亮了前進的路。

這里面有理想主義,有民族自豪的心態,更重要的是還有那不合時宜的執拗。很難想象在十五年前有這么一群人,為了自己心中的理想有如此的勇氣與魄力。

堅持理想不容易,陳總的講話里確實是動了情。談及自己近乎付出多年的事業,任誰也不可能保持克制的情緒。談到曾經的困難,陳總沒有抱怨。這其中的樂觀以及斗志昂揚的心態在場的科華員工們一定感受的到。真情實感最是能感動人。何況陳總在我們員工面前永遠都是那么有精神勃發,似乎永遠不會累,一直都是

這樣渾身激蕩著幾乎用不完的力量。讓人不由得會這樣想,她會這樣一直這樣充滿激情帶領科華前進。在陳總身上可以看到理想的純粹,想要做成中國光刻膠的心從未改變。在晚會上她不斷提及的是要進入世界一流的雄心、做中國的高檔光刻膠、對科華員工們的信心和期待,而不是股價、利潤。

陳總散發著濃重的理想主義者的色彩。她是為理想而生的。理想主義者是不會停止奮斗的,只要目標在那里,便永遠不會停下腳步。可以看到科華并不缺少理想主義者。他們的熱情每個人都能感受的到。可以這樣說科華能達到今天的高度,正是因為科華有這樣的理想主義精神,以及為之付出的努力。

陳總在接受央視采訪時曾說過,如果問科華的精神是什么,那應該就是努力、踏實。陳總說在科華公司里不搞虛的。五年勵志做到世界一流,聽上去很震撼。真的嗎?可能有人會有些疑問。看著陳總信心滿滿的樣子,我知道這不是在開玩笑。陳總說出的話是有底氣的。首個建成國內第一條高檔光刻膠生產線,ICLED等各個產品獲得越來越多的客戶認可。這是科華的實力,也是值得我們驕傲的。我們的同事們需要更多的自信,相信自己的價值,進而才能讓公司繼續前進。

晚會最熱鬧的時候當屬Roger起來唱歌時。也許是文化的差異吧,Roger頓時成了全場最激情的人。他拿起一根筷子就當起了指揮棒,走到別人的桌旁指揮著一桌人和他一起唱。一桌子人唱完了,就繼續唱著歌走向下一桌,全然不顧自己腿腳不便。Roger唱得太激動,我也離得遠,以至于沒聽出多少。有點像常常做為英語早教歌的《I AM THE MUSIC MAN》。如果是這首的話,還真的是對我們這些英語渣手下留情了。

晚會結束后時間還早,大家便三三兩兩逛起了水鎮的夜景。因為我在白天就己經和幾個要好的同事抽風一樣的跑遍了水鎮整張地圖的緣故。夜晚再次走在相同的路上,驚奇的發現似乎進入了另一個世界。白天的水鎮是一派古樸、安靜的氛圍。夜晚的水鎮在幽幽的燈光映照中漸漸融入了光影里,沒有了厚重的灰墻舊瓦,他們成了繪畫中的陰影,閃閃的光亮成了水鎮的輪廓。此時的水鎮水波在蕩漾,撩動了屋舍、小橋、回廊。

和我同行的同事還在找晚上的噴泉表演在哪里。我忽然不想去湊熱鬧了,就胡謅個借口獨自一個人去無人的小巷子里散步。四周漸漸安靜下來,我倒是回想起來晚會時的熱鬧。就像陳總說的科華的隊伍壯大了,有一百五十多人,滿滿的坐了一整個禮堂的人。會場的氣氛是熱烈的、陳總很高興,不少人很高興。還有些同事可能是害羞吧,被Roger帶起來唱歌時也有些靦腆。我漫無目的在小巷內穿行,看看門口的楹聯、牌匾,辨認其中的字跡。四下無人,仿佛誤入了另一方天地。

想起清少納言在《枕草子》中有一段記錄了些不相配的東西:頭發不好的人穿著白綾的衣服,卷縮著的頭發上戴著葵葉。很拙的字寫在紅紙上面。卑賤的人家下了雪,有遇著月光照進里邊去,是不相配,很惋惜的。

作者隨手扎記,當時的心境時過境遷不好說。我倒是無端生出些許感嘆。貧家大雪,凍餓焦急,偏偏明月照屋。主人怕是沒有賦詩詠雪的心情。

我又走到這條商業街了,街兩旁都是商鋪。我似乎是一頭撞進了人流里。景區里的商店很少有能讓我提起興趣的。無奈地向前走著,尋思著找個安靜的路口拐進去。我倒不是討厭擁擠,相反我很習慣。每天上下班我都要乘一段地鐵。從順義去北京的地鐵十五號線是我上班的線路。

工作對于我來說意味著什么?讓我可以每月領到一份工資,可以有自己的的儲蓄;又或者說是一個身份。我是做什么工作的。每天上班下班循環往復的生活讓我無暇思考,思緒飄過來,很快就飛走了,甚至來不及看它是什么顏色

在水鎮的第二天我們去爬司馬臺長城。我自認為身體素質很好,參加了分組的爬長城比賽。可是我高估了自己的實力,走完去長城的臺階山道后就沒力氣走快了。可我畢竟是報名了比賽,沒辦法只能自己硬挺著。路過去纜車方向的路口時,遠遠看到陳總站在路中央給每個過來的人加油,沒辦法只能繼續強撐著。在比賽終點的烽火臺前面,我真的是一點力氣都沒了。是同組比賽的同事提議爬到前面的烽火臺休息,我想了想,就跟著一起去了。爬上來后才發現比賽終點設在了這里,原來不是我以為的最后一個烽火臺。這時我注意到我爬了有多高,左右兩邊都是山下風景。難得我能死磕到最后,中途我有幾次以為自己走不動了。幾次都是同組的同事一起決定,到下個烽火臺再休息。一次又一次筋疲力盡,勉勉強強到了終點。我想我一個人應該是爬不到這么高的。人與人之間的情緒是會傳遞的,哪怕所有人都沒力氣了。互相說一句,爬完這個臺階再休息,也還是能再撐一陣子。

我想起晚會結束后大家走出門便駐足望著天,夜空整齊排列著一片藍色的光點。不知是誰說了句“無人機”。這才恍然漫天的無人機亮著幽藍的燈光,排列地整整齊齊。簡直是個壯觀的星座。我想每個心懷理想的人,都懷揣著一粒燈火。可能微小、易碎、但若是整整齊齊地排列在一起,就可以像個壯觀的星座,漫布于一片黑色夜空中,黑夜也就絢爛了起來。

曾經的科華僅僅幾個人的團隊,人人皆有理想。現在的科華已經發展成了一百五十多人的公司。如果說理想是科華前進的其中一種精神力量,那么科華的這十五年可以說是。一群理想主義者與現實磕碰中一路走到了今天。現在我祝愿科華能在當前的機遇中奮起直追進世界一流。也相信科華的所有同事,無論什么在什么崗位都能發揮出自己能量。愿所有人都能心懷理想,共創輝煌

5分赛车开结果